首页 >民生图片

仿生医疗呼吸设备改变ICU病人命运

2018-08-29 16:36:12 | 来源: 民生图片

仿生医疗呼吸设备改变ICU病人命运

5月31日下午,由百度、36氪、新浪创业联合举办的奇点大学中国区学员选拔大赛10强选手,在北京恒通国际创新园内进行了中国区总决赛。从数百个参赛者中脱颖而出的10位创业者,展示了各自团队所处领域的前沿科技。

以下为雅果科技创始人李浅在奇点大学中国区学员选拔大赛决赛现场的展示:

李浅:大家好,我今天展示的项目是Bionic cough simulator,首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雅果科技创始人李浅,如果给自己贴标签的话,一定是学霸,伪文青,爱好广泛。十年前我有意缩减了自己的爱好

仿生医疗呼吸设备改变ICU病人命运

,因为我不会长久停留在与生命无关的领域。对别人来说这可能只是说说而已,对于我来说是认真的。我父亲是90年代医疗器械匮乏的受害者,当时生病了需要CT确诊,但是县医院没有,医生决定猜一下,结果猜错了。从十年前读研的第一天开始我就进入了医疗器械的行业,现在十年了,我觉得它对于我来说就是一件对的事情让我甘心只做这一件事。刚进实验室的时候我帮老师写了一份商业计划书,拉来一千万的投资,我也当上了科研组长,我主掌的两种器械现在都销售过亿,2013 年的时候好几家公司招我带团队做器械,这个时候我觉得不仅我选择了医疗器械,医疗器械也选择了我。

于是在2014年年初,我带着这种使命感写了第二份商业计划书开始了现在的项目,我的联合创始人李小苗也来自行业内,我团队的参与者还有来自美国谷歌的资深大数据工程师和三甲医院ICU的主治医师,我们的顾问有几家三甲医院重症科的领域。现在国内用的呼吸机的总数是60多万台,其中有创呼吸机是36万台,这个数字还在不断的增加。在发达国家这些数字会更高。使用有创呼吸机最常见和治病的并发症是呼吸机相关性肺炎,发病率是43.1%,病死率希望是 51.6%,就是因为他们不能通过咳嗽排出分泌物。临床的问题最常用的手段有两种。

一个是现在看到的是这个是吸痰管,但是麻烦,没有办法处理支气管的问题。另外一个方式是机械的方式,有一款机械是把呼吸机撤下来,用他自己的正压往肺部送气,然后用负压把呼吸机里边的东西撤出来,这个有一个非常麻烦且危险的动作,在重症病人身上无法实现,而且会造成病人身上的肺损伤,也有很多情况下无法保证肺的正常使用。也需要撤出呼吸机。这些问题在临床上非常棘手,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去过ICU,有没有见过使用有创呼吸机的病人。他们处在一个我们无法体会的世界,正在一点点离我们远去,如果医生拉回他们的速度慢了一点,他们可能真的再也回不来了。这其中每一个动作,都牵扯到病人的生病和他们众多的亲友,牵扯巨大的经济投入和感情的折磨。

我们的产品是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们的目标为全世界使用有创呼吸机的病人做一款最先进的呼吸治疗设备。我们是用智能放声器械,从气流和肌肉运动两个方面模拟人的咳嗽,能够像正常人一样通过咳嗽安全高效的把肺深部的分泌物排泄出来,我们的器械包括络和大数据模块,我们的器械实时搜集的数据用络和大数据模块来统一监控和管理。后续我们可能会用大数据来指导医疗过程和脱机导管。这是我们的预计效果,首先是降低呼吸相关性肺炎VAP的发生率,提高 ICU的救活率,帮助病人互相呼吸功能。给我们点过赞的有多家三甲医院的主任,现在我们的呼吸机正在走注册流程,其中有四项发明专利,六项实用新型专利。我们的器械包括主机和耗材,在国内外都有几百亿的市场,加起来有上千亿的市场。

最初我们做这个器械的时候,我的同学就凑钱来支持。第一次见到于总的时候,他跟我说你这个东西可以帮到很多人,我支持你。中卫基金创始人李总,不仅从非常早期的时候,从资金上支持了我们,而且帮的我们很多的忙。这些最初的支持者给了我非常大的认同,因为他们都经历过这样的病人。

当解决完生死边缘问题的时候,我们会开发系列的产品,用于普通病房和家庭,只要在我们的主机上加一个特殊的面罩和加上适用这种结构的特殊的算法,就可以适合其他的病人,比如说年老体弱常年病床上的,就是因为各种原因无法自己清理肺道,我们的机器都可以帮助你,不管未来是否插管,我们的器械都有可能帮到你。

有人会说这样的创新为什么是你们?我要从呼吸治疗的发展的简史讲起,是一个非常缓慢和谨慎的过程。第一台正压呼吸机诞生于上个世纪40年代,从它到维持呼吸的呼吸机用了30年,再过25年才有Cough assist,21世纪随着设计技术和医疗传感器的发展我相信这个变革应该会提早,我们的团队一直在这个领域积累,而且刚好出现在这个技术传承和变革的时间上,所以就是我们。我们会在今年顺利的拿下注册证把这个变革的时间缩短为15年,再用两年的时间给做出来。

我们的优势首先是热爱,因为热爱才一直在关注和研究。其次是关怀之心,很多人都在做那些市场庞大,门槛低的,或者是说市场成熟的产品。而我们是从那些最需要帮助的人出发的,最后反倒是我们占据了一个特别大的蓝海。

现在我们模拟人的生理咳嗽的技术是国际领先的,其次我们有持续创新的能力。因为我们人都是医疗器械行业里边非常有才能的人,我们相信如果你不创造,你要才能干什么。

唐代多病的诗人元稹曾经说:世间除却病,何者不营营。就是说只有生病是最没有办法讨价还价的,只有治病是最自然而然的。跟拯救生病相比,大部分的创意都只是生意。很多人谈情怀和梦想,我觉得情怀太私人了,梦想常常变。而只有创新加上关怀,才能够创造价值,帮助更多人。

我们雅果科技的文化就是在创新和关怀之上,再加上优雅。希望我们的器械能够让病人更有尊严,让他们早日恢复优雅。我的偶像爱因斯坦曾经对想从他那里窃取原子弹资料的人说过这样的话,核武器是个问题,我们一起来解决它。这是真正的科学无国界,心怀全人类的精神。今天我也斗胆借用一下大师的这句话,有那么多插管或者是不插管的病人在承受痛苦,这是一个问题,我们一起来解决它。

谢谢大家。

主持人:好一种创新的插管呼吸机,当年是SARS让我们认识了这种设备,现在又让我们特别需要这种设备,接下来我们有请你的助阵嘉宾中卫基金创始人,资深医疗器械投资人李文罡先生。有请。

李文罡:大家好,我叫李文罡,我们基金会是一只专注于医疗健康的风险投资基金,也是北京雅果科技的投资人。我个人曾经是一名医生也做过外企的高管,现在致力于成为医疗健康合作伙伴,去年偶然的机会碰到李浅,她当时刚刚从一个国内知名的医疗器械公司研发的职位辞职创业。经过短短的一个接触。她为人的诚恳和做事的认真就深深的打动了我。经过了简短的交流,我突然发现这么一个外柔内刚的小姑娘其实有一个非常了不起的创业项目,使用仿生技术帮助患者咳嗽,排除痰液,咳嗽是很简单的动作,我们甚至不用思考是先呼吸还是摒住呼吸。但是对于重病的患者,他们无法咳嗽,无法排除痰液,进而引发的感染导致了成为他们死亡的重大杀手。

作为一个医生,当一个项目能够把病死率从52%的重症中挽救回来的时候,除了支持她,我不知道还能有什么选择。作为一个投资人,当遇到一个创业者把所有的激情和梦想都投入到一个为挽救生命的项目中去的时候,除了支持她,我不知道还能做选择什么。面对每一个经历过生离死别的患者的家属,当看到一个产品能够为病榻上的亲属减轻痛苦,延长寿命,恢复健康的时候,除了现在马上就支持她,我不知道我们还能够选择什么,请投雅果一票,谢谢。

主持人:非常感谢李文罡先生,请后台休息。

助阵嘉宾从个人资历到整个大市场到最后激情的阐述,给你进行了助阵演讲。下面我们面向评委和评审。

评委:你好,我想了解一下,你最大的困惑应该是医院,普通的三甲医院对设备的采购和更新换代是大概多长时间。

李浅:一般医疗器械可以是五年时间。但是现在,其实那只是法规强制他们去换,他们可以用更长时间。

评委:我了解医疗器械的采购会有一些所谓的潜规则,这样的话你们有没有什么想法去加速这个换代的周期。

李浅:换代的周期,其实我们的器械并不想从这个器械上面赚多少钱,让它不断的更换,因为我们首先是要帮助人,其次我们有一个耗材,耗材是经常要换的,快速换的更换频率,因为呼吸的东西不能用很久的。

主持人:你怎么样解决你的销售问题,提高销量。

李浅:因为我们这个东西是一个新器械,新器械一定有一个教育市场的,所以现在和重症科非常权威的医生合作,我们会从这个最好的医院先开始推起,先在我接触到的所有的三甲医院的重症科主任对我们的器械非常认同,好几个是我们的顾问。部分参与到了研发的过程中,我相信会随着学会和帮助我们做一些教育市场的过程。

主持人:其他的评审和评委还有什么问题吗?

评委:我问一下,和世界上其他的品牌的呼吸机相比,你现在领先到什么程度,和最好的呼吸机。

李浅:其实我们不是一个呼吸机,因为呼吸机只管往病人肺部送气,胸廓的过程是靠病人自己完成的,我们管病人呼吸的时候,我们要帮助他咳嗽,把肺深度的分泌物排除出来,我跟他们不一样,他们没有解决呼的问题。

主持人:目前市场上有竞争产品吗?

李浅:目前没有。

主持人:就是填补了一项空白。

李浅:有做同样这一件事的就是帮助病人清理肺部的分泌物的,刚才讲那两种,一个是手工,一个是机械方式,效果非常差。

主持人:用器械方面解决一个不太方便的问题。

沈强:你有没有想过用这个很好的产品,怎么样进入到医院,第一个有没有拿到FDA之类这样的认可,另外是拿到认可以后怎么样做这个市场推广。

李浅:刚才讲了,今年会拿下来FDA的认证,今年会拿下来,正在走这个流程,市场的话我们从最好的医院推起,现在最好医院的重症科主任好几个是我们的顾问,我们有很好的合作。所以我相信一个新的器械肯定是从上往下推的,先从有试验精神的科学家,认同新产品的东西,自信的医院,大医院推起。

主持人:据我所知这个FDA需要很长的时间,而且很繁琐的试验,这个你有信心吗?

李浅:这个你要问他们了,我们是有信心的。

主持人:你们哪一年开始申报FDA的。

李浅:我们是CFDA,SFDA,今年申报的。

猜你喜欢